蒋孔吉:扶贫路上赤子情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12-07 14:09:11 点击数:

 扶贫路上赤子情

——记湖南省永州市粮食局驻东安县溪源村作业队队长、科学发展指导员蒋孔吉

    他是行将退休的白叟,但目光深邃,行走在乡间小路上仍然步履强健;他是机关干部,脸上却千沟万壑,饱经风霜,表面与最一般的农人没有两样;他是扶贫战线的老兵:前后9年扶贫,接连7年驻村,经他帮扶的贫困村、难管村个个变成先进。

    在老乡眼里,他是大恩人,是扶贫功臣。传闻他行将退休撤队,9月28日,他扶贫的溪源村1473人联名写信款留,为他请功。

    职务不高——扶贫作业队长,老乡习气叫他“蒋科”。

    他叫蒋孔吉,湖南省永州市粮食局驻东安县芦洪市镇溪源村作业队队长、科学发展指导员。

    “乡村有我的用武之地”

    蒋孔吉的人生正本能够有另一种写法。2002年机构改革,他从市粮食局作业室主任位置退居二线。多年的正科级,4次取得省市科研成果奖。按常理,他完全有本钱颐养天年,就此留下人生的精彩。

    但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

    道县祥霖铺镇下井村,是市粮食局牵头扶贫的特困村。村里有这样的说法:大井村,大井村,种田要靠天河水,半月不下雨,男女老少都掉魂。全村230户870人,三分之一多没有解决温饱问题。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。局党组点将蒋孔吉。理由是他1997年、1998年在双牌县塘底乡搞扶贫作业厚实,大众欢迎,经历丰富。

    说是点将,实是商议。他已退居二线,老迈一把年岁,“政治上已无所求”。要是不愿去,别人怎好强人所难?

    没想到蒋孔吉答应得很直爽。

    尽管对大井村的落后有思想准备,但感同身受仍是感到震惊:村里污水横流,废物成堆。由于经济落后,支部没有凝聚力,之前村党支部由还不是党员的村主任主持作业。

    “年年都扶贫,到头来还不是吃稀饭,喝米汤?”蒋孔吉上门造访,碰了软钉子。

    面对疑问的大众,大众大会上他的话铿锵有力:“我和你们一同吃住,一同干,只需你们跟着我走,不把你们带上阳光大路,日后你们能够指着我骂娘!”

    在蒋孔吉眼里,许诺比生命还重要,说到就要做到。

    2005年元月,大井村扩建一口大山塘,需求清淤蓄水。寒风凛冽,大众都不愿下塘。“你们不下,我下去!”蒋孔吉脱下鞋子,卷起

    裤脚,一头跳进刺骨的寒水里。村干部党员带头,乡民一个个下塘干了起来。3天时刻就把山塘整理结束。

    大众心里热起来了。蒋孔吉顺势带他们到广西恭城县红岩村观赏。看着人家兴工业,个个发家致富,乡民再也坐不住,脑子开窍了。

    经过两年打拼,村里修渠道4公里,村道7.6公里。扶持栽培纽荷尔脐橙1600亩,烤烟500亩,培育养猪大户22户。2004年人均增收2163元,80多户特困户脱贫。

    任务完结,蒋孔吉拾掇行李脱离村子时,乡民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2006年,市粮食局的建整扶贫点移到道县四马桥镇彭家村;2008年,转移到东安县溪源村。一个是有名的难管村,一个是市级贫困村。

    蒋孔吉再度请缨。领导说,老蒋搞点有经历,他去,我们放心。

    蒋孔吉又一连干了五年,两个村完全改变面貌。

    蒋孔吉搞点扶贫出了名。市里开建整扶贫作业会,市农办一位老领导传闻蒋孔吉的业绩,特意拄着拐杖来看他。

    接连7年的扶贫生计,他发明了永州市建整扶贫驻村时刻最长、扶贫效益最好的纪录。

    长期坚持在扶贫一线,他图什么?“退居二线后在机关没有什么事,在乡村能够为老百姓做一点作业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”蒋孔吉的回答很朴素。

    他说,在大井村,有两件事对他牵动很大。到乡民黄一岩家造访,蒋孔吉发现他家里黑灯瞎火。白叟说交不起电费,现已摸黑3年了。蒋孔吉心里发酸,眼泪流下来。他协助交了电费,把被剪断的电线接起来。白叟门口有一口水塘,蒋孔吉买了40多只鸭苗让他放养,鸭子长大后卖了700多元。第二年,蒋孔吉让他进了镇里的敬老院。蒋孔吉想,像这样的贫困户如果没人管他,永远是贫困户。

    另一件是乡民黄一途养母猪不懂技能,母猪下崽时连同15只乳猪全死了,丢失7000多元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蒋孔吉觉得,乡村需求他,农人需求他,在乡村有自己的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扶贫,就要和大众心贴心”乡村作业难做。贫困村、难管村的作业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蒋孔吉搞建整扶贫,扶一个成一个。难道他有什么“点金术”?

    他说,搞点,先要培育和农人的豪情。要害是心里要贴着农人大众,诚心帮他们。

    1950年,蒋孔吉出生在宁乡县一户农家,骨子里对乡村、对农人有着天然的情愫。

    彭家村地处偏僻。村穷人心散,一度赌博成风,盗窃盛行,加之民俗剽悍,年年都有几回家族械斗。县里曾组织80多人的作业组进村,作业组煮饭的锅被砸烂。

    市建整办负责人送蒋孔吉进村时,乡民没一个人情愿理睬他。临走,这位负责人拉着蒋孔吉的手说:“老蒋,你把彭家村搞好了,回市里我私人请你的客。”

    进村之初,蒋孔吉和作业队员挨家挨户上门造访。村里有30多户特困户、五保户,他逐个去看望。

    彭家村四面环山,村里缺水。住下来的第一天,村支书给蒋孔吉挑来一桶污浊不清的水,说:“蒋队长,我们村用水困难。等下没水用,我先给你挑来了。”蒋孔吉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。他要支书带他去看井,大老远就看见一排排长长的提水部队。

    六月天太阳火辣辣的,他带着作业队员钻刺篷,爬上村周边山峰找水源。几天下来,水源找到了,蒋孔吉士瘦了一大圈。他从省里跑来30万元扶贫资金,给村里接上自来水。

    水通了,乡民的心也跟着清清水流湿润了。“蒋科不是彭家村人,干事比彭家人还用心。他叫我们咋干,我们就咋干!”

    火车跑得起,全赖火车头。扶贫要见成效,要害要带好班子。

    村干部能力不强,有的胆小说不出话。蒋孔吉带着他们去造访大众,去看村里环境,协助他们剖析优势、摸清家底,和他们一同制订工业发展规划。

    蒋孔吉对村干部要求严厉。为增强党员干部标兵认识,他从市里买来一面鲜红的党旗,挂在村作业室,带领党员干部齐唱《国际歌》,唱得我们热泪盈眶。村党员大会评论发展规划,原定开半响,没想到我们打开了话匣子,一连开了两天。

    思路定下来了,蒋孔吉给村干部分工。筑路,清废物,搞工业,各负其责。各项作业周周点评,月月考核。村主任彭杰义喜爱喝

    几杯,蒋孔吉要求村干部做作业禁绝喝酒,他把酒戒了。大众说,村干部这下像干事的姿态了。蒋孔吉认为,扶贫要扶志,也要扶智。彭家村种脐橙,乡民不懂技能。他从县农业局请来两个技能员专门搞办理和技能服务,手把手地教。脐橙第二年就挂了果,加上套种西瓜,每亩收入1000多元。上一年,彭家村脐橙被评为道县的优质柑橘。

    退休教师彭劲德高望重,蒋孔吉一进村就去访问,请他出马担任乡民理事会秘书长。对有劣迹的年轻人,蒋孔吉和理事会的人实施三帮一,五帮一。还制订村规民约,请有关部门上法制课。浪子回头,村风民俗很快好转。

    彭家村由乱到治,由穷变富,成了全县的先进村和省建整办推行的典型。

    “农人大众最真诚最淳朴,只需你尊重他们,信赖他们,心里靠近他们,他们就会报答热心和信赖,就会激起出生机。”蒋孔吉这样感叹。

    村支书彭征兵说:“作业队把我们当亲人,我们把作业队当兄弟。”

    2007年末,作业组撤队。乡民为了留下蒋孔吉,至今还藏着他的行李。

    “为老百姓办事,支付再多也值”

    乡村作业条件艰苦。搞建整扶贫,要战胜许多困难。在大井村驻点,邻近粮站一间作废的房子就是蒋孔吉和另两名队员的“家”。春天下雨,雨漏在床上,一个晚上要移动三、四次床位;夏天蚊子乱飞,天牛爬上床,同住的年轻队员小于吓得掉下床来;用水要到山下一里多的水井去挑。每天老蒋自动去挑,小于看不下去,也去挑,膀子压得红肿。市扶贫办负责人来看他,从扶贫经费中特批开支2000元修房。他考虑扶贫经费紧张,一分没动。他从村支书家拿来一些废薄膜糊窗户,熬过了两年。

    筹措扶贫项目资金是最大难题。每次度假,他的首要精力和时刻是跑项目。一次次写陈述,一次次报告,在一些单位还没少受人白眼。

    7年扶贫,他争取项目资金近2000万元。坐过多少冷板凳、受过多少冤枉他记不清。他说:“只需能为村里、为老百姓办妥作业,什么苦、什么气,我都能够受,再多的支付也值得!”

    2006年他搭便车到市里跑资金,连人带车翻进沟里,至今脚上还留有伤痕。

    7年间,他拿出1万多元扶持贫困户,自己用于扶贫作业的开支达2万多元。还先后垫支资金10多万元用于扶贫项目建造。

    他倾心尽力为了别人过上殷实生活,自己则清贫节省。每次出差,都是坐公共汽车。家里仍是上世纪80年代的房子和一般的家具。

    蒋孔吉心系扶贫,对家庭常有一种愧疚。

    他爱人潘锦云罹患肺病多年,后来确诊为肺癌晚期。转院长沙后,妻子看他忧心村里作业,几番劝他回村。思虑好久,千般不舍之下他请来亲属照顾妻子,自己回来大井村。周五,他搭夜班车赶长沙看妻子,周日搭夜班车回来。扶贫作业一天也没受影响。

    妻子病危时,他抱着岌岌可危的妻子,泣不成声:“对不住、对不住……”妻子深情地望着他,说出最终的心声:“孔吉啊,我不怪你…这一辈子跟你,我不懊悔……”

    村里派来的人看见这一幕,无不落泪。

    妻子去世后,他身体日薄西山,体检查出患有高血糖、胆结石、冠心病等。从此他的作业伙伴除了作业日记、还有各式各样的必备药品。

    在深圳作业的女儿疼爱父亲,屡次劝他脱身,并准备买房接他曩昔养老。蒋孔吉说,扶贫作业还没搞完,我怎样抽得开身呢?

    2008年春节前夕,正值冰灾,蒋孔吉惦记着溪源村18位五保白叟和25户特困户,给他们逐个送上大米和春节的猪肉,直到农历腊月28才脱离溪源村,到深圳与女儿一家聚会春节。

    女儿渐渐理解了父亲。见父亲执着,只能私自关心,常常补助他。他的手机和为方便下乡终年穿的波鞋都是女儿买的。

    蒋孔吉心里装着大众,乡亲们心里也惦记着他。每年10月份起,道县大井村和彭家村的老乡就不停地给他打电话。“您亲手种的脐橙熟了,回来吃一个吧。我们的日子好了,回来看看吧。”“蒋科,您住的房间我们还给您藏着。”彭家村乡民说。

    2005年,传闻他要撤队,大井村邻近十多个村支书去请他搞点。大洞村村支书吴田清以县人大代表的名义向县人大会提出方案,要求县政府给蒋孔吉记功。

    青山不老,由于扎根大地。

    1997年到2010年,蒋孔吉接连12年被评为优异公务员,6次被评为市优异党员,7次荣立三等功。日前,中共永州市委授予蒋孔吉“优异共产党员”称谓,召唤全市党员干部向他学习;中共湖南省委学教办拟将其作为先进典型向全省推介。

信息录入: 责任编辑:
推荐阅读
猜你喜欢的文章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互动交流
欢迎您访问鹤峰农业信息网 版权所有:鹤峰农业局,所有内容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或镜像 鄂ICP备12012955号-2
地址:九峰大道161号 邮政编码:445800 电话:0718-5282328 0718-5282328(传真) 邮箱:yangwanhe-001@163.com
技术支持:鹤峰县新闻中心 鹤峰网